鹤晨

什么鬼?

见鹤吟

见鹤吟(邱&蔡 )
ooc,大概是把蔡居诚设成画仙了,接受的走起,小小学步车。诗是宋朝白玉蟾的见鹤吟

——————————————————————————————
(壹) 纸上画仙挂古壁,朝朝暮暮被烟熏。
    
        那是一幅绘在杏黄绢布上的画,不知道是哪一朝流传下来的。
        他是在后山的一个小山洞里发现它的。山洞里阴凉但是干燥,它挂在人工磨出的光滑石壁上,刷过清漆的金丝楠木玉兰雕花画轴上无一丝灰尘,空气中隐隐约约飘着松墨的香气,稳人心弦。
        但,画中立着的那个人让他心却猛地一颤。
        画中人立在一棵棕青老松之下,身后云海翻腾。他一身素净的白茶色长袍,外披着蝶翅蓝的鹤氅,墨发飞舞,仙袂飘摇,却不动如山。
        那人的眉目他莫名熟悉,可是却想不起哪里见过。那双含着秋水的眸子似乎是在看他,却又越过了他一般很是虚无,空含着一波愁愫。朱砂点的唇轻轻启开似乎要说些什么,都散在了风里,然而他终归什么也听不到。
        他默默地把画取了下来,在指尖触碰到画轴的那一刹那,他觉得手腕里连着心的那条经脉一股刺疼。他缩回手看了看,并无不妥,再去碰时,已没有了那般痛感,只是觉得那画卷异常冰凉。
       
        他感觉,那画是活的。

        他的书案是对着窗子,窗外就是武当山金色的云海。他把画挂在窗边的墙上,他坐在案后看书时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了。有人来时他就把画卷蒙上了一层白色的丝帛。
       
        他喜欢看那个人。

         那人好像在等谁,也不知等了多少年头,历了几个朝代兴衰,看了几次沧海桑田。
         他觉得有了这幅画,修道的路也不是很漫长。
         他虽天赋异禀却在外不善言辞,门内的师弟都喊他“嗯嗯师兄”,敬而远之。他便对着画里的那人说话,说一些日常遇到的趣事或者自己的心事,有时候他没事谈就想到什么说什么。
        
         “你唤什么名啊,要不我用我先二师兄的名字唤你吧,他叫蔡居诚,我还没进门的时候他就没了,你就当我二师兄吧。”

           “师兄,你是哪个朝的人啊,看你衣服就像魏晋朝画像上的名士穿的。哎你嗑五石散吗,我看《千金方》里有写,听说了嗑了后人就会想脱衣服是真的吗。”

        “师兄,薛师叔今天太厉害了,考察我课业的时候一招就把我撂倒了,我屁股都摔肿了,但是我装作很淡然的样子就爬起来了,赶快谢他赐教就回来了,我怕他再打我……”

         “……师兄,你也说句话啊。”
  
        画中人依旧安静地看着他,似乎没听见他的话,可是不知为何,他觉得画中人的眼睛里多了一丝笑意。
       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盯着,那笑意已然褪了,只剩下一潭寂默的秋水。
      
      [待续]

眼中星

(有些ooc,不喜误入……小学生文笔…… 萧&蔡)
——————————————————————————————
      
       “师父你吃糖葫芦吗。”
    
        那是元宵节的金陵城,暗紫色的天空飘着橙红的飞鱼和孔明灯,渲染出一片琥珀的光晕,没有谁知道它们要飘到哪里,有没有可能会出现在金顶那个人头上呢?
        被灯火照得满是温暖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喜悦与亲朋相伴的幸福,有小姑娘家手里提着的花灯真好看,上面描了锦鲤和莲花。他小时候也有一盏,上面画的是一只腾空的仙鹤,那时他真的很喜欢花灯,现在……他还是喜欢,可是他只想要那一盏。
       好像是被他留在家……武当了,他没带出来。
       他站在灯火通明的地方,心里却阑珊不已,他想要有个人站在里面,那个总是站在金顶茫茫星空下的人。
       他从小就觉得,仿佛那个人就是金顶这片星空的主人,而他从来都不是那个人的星星。
       他茫然地站在一个糖葫芦小贩跟前停下,他嘴里下意识地喃喃:“师父你吃糖葫芦吗。”
       “哎……这位少侠要糖葫芦吗?”小贩抽了根准备递给他,他猛地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两步,而小贩还是把糖葫芦塞到他手里,“看少侠一个人,全当老汉送给你过节啦,少侠要开心啊!”
       他手里攥着糖葫芦鼻子有些酸,他猛地转过身逃似地离开了,就像个被人欺负的小孩儿。
  
        “师父你吃糖葫芦吗。”
     
         “怎么,想吃?”
 
        “没……”
      
      “这位老伯,来两串糖葫芦。”
     
       熟悉的对话挥之不去,在脑子里重复回放,他心里闷闷的。
       他在放灯的河边停下,他跑不动了,软筋散让他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
       他坐在河边浣衣的石阶上,洗得发白的镇玄衫下摆浸在了水中,他毫无察觉。
       他试探地舔了一口糖葫芦的糖衣,冰糖的清甜满入了他的口腔,就像那年吃过一样,可是很凉,没有那年的暖。
              
        “好吃吗,师父?”
               
         “……有些酸,还行。”
             
        “没有吧,是师父怕酸!”
            
         想到这里他忽然笑了一下,将顶头的山楂一口咬下。
              
          ……酸,的确是酸得紧。
       
          酸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他明明不怕酸的,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咬着,冰糖渣子划破了他的口腔,有血丝缓缓从他嘴角流了出来,他依然不管不顾地吃完了那串糖葫芦。
         
          酸,真的很酸啊……他哭了。
             
          ……他想回家。
             
          ……他想那个人带他回家。
             
        他开始觉得也许……那个人那句“孽障”就是说着他玩儿的,没认真呢。那天他没看到那个人的脸,那个人就是不转过身看他,没准儿就是不想他发现其实是在骗他呢。
       他心里莫名地开始编着谎话,他自己都不信,可是就是停止不了。
        他用捧着冰凉的河水抹了一把脸,拿袖子擦了擦脸,鬓边的碎发沾了水在冷风中一吹竟然慢慢结了冰凌子,他脸颊通红,打了几个喷嚏,觉得有些冷了。
        他抱住腿蜷在石阶的角落,闭上了眼,长而卷的睫毛上挂了些冰晶子微微颤抖着。
         他就像被家里嫌弃的丑不拉几的小猫崽儿,默默躲在没人知道的黑暗角落。
          他手脚冰凉,露在夜风中的手骨节被冻的通红,手背淡紫,在轻轻发抖。
          风中飘来了元宵的香味,暖暖的,真好闻。
      
           那个人可喜欢芝麻馅儿的了。

           他也喜欢。
 
           可是再也没人给他做了。

        那个人现在在金顶很开心吧……吃着元宵,和他的师兄师弟们……和武当的人在一起起乐融融。
        他还会去金顶顶上运功放烟花吗?
        那年的烟花可真好看,还是七彩的,特别大,炸开了就像是金顶的星空碎了,星辰掉了下来 。
          
       会不会有一颗是他的,那些星星。
           
       他喜欢金顶下的那座星轨,每天都在转,从来都没停下来过。
             
         他小时候想要摸摸那星轨的轨道,可是腿短手短够不到,那个人就把他抱了起来,让他摸到了星轨的中心。

        他也想变成金顶上的星星,那个人就可以天天看着了。
             

          他觉得很冷,想睡。
          他倒着靠在石阶壁上,呼吸浅浅的,脑子里的画面渐渐消失,把他浸入了一片阴冷的黑暗中。
           他有点怕。
           忽然他觉得头顶有什么在闪。
           他抬头看去,他看见了淡紫的极光,凉凉的像水布一样,扫过他的眼睛,而后星星开始闪了,他开始看见紫薇星,后来七公,三台,玄戈……都出来了 ,泛着奇异的光,慢慢流淌成星河,数不清的颜色,缓缓泄下,拂着他的额头。他踮着脚尖咧开嘴笑了,愈来愈开心,伸手想要摸那些离得近的星星可是摸不到。
            他觉得脚下踩着的东西暖暖的,他低头看去,是几颗小小的星星,像碎琉璃一样。
             蹲下身想去拾起来,可是却握不到。
             他猛然发现底下竟然是金顶。
             星光照得金顶周围的翻腾云海闪着暗光,广场上汉白玉石铺的地砖也在折射光芒,他急急向那个熟悉的位置看去……
            
            那个人站在那里。
            
            那个人银白的发丝在轻轻飘浮,墨玉般的眼睛正看向他,他有些慌跪坐了下来朝那人招了招手。
             而那人似乎没看见般只死死盯着自己,又或者是自己身下那颗星星。
            他看向周围,自己居然坐在北斗第二颗星天璇上……

             第二颗……
           
             原来是第二颗。
             
             “师父那是什么星啊。”
      
             “北斗。”

             “七颗呢!师父哪个是第二颗啊。”

             “从大的那头往下数,天璇。”
  
              “那我就是天璇啦!”

              “嗯。”
      
              他在看他。
              
               他一直都在看……他?

               他觉得有些喘不出气,脸上湿湿的,他一抹,全是眼泪。
              
                “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他有星星。
                
                 就挂在金顶上。
  
                  被那个人天天看着。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闭着眼睛喃喃,眼泪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不住地流。
         “怕你知道了,就离开我了。”萧疏抱着怀中的人擦干了那苍白面庞上的眼泪,轻轻说道。
        他瞒着薛道柏下了山来了金陵,花重金让梁妈妈放蔡居诚出来过元宵,一直跟在蔡居诚身后,提前悄悄给他付了糖葫芦花灯元宵糖人……的钱,让他能过个好的上元节。
        没想到蔡居诚只停在糖葫芦那里喃喃着说:“师父你想吃糖葫芦吗。”
         就一句话,让他心里和被刀划了一样。
          他以为他被发现了,没想到只是蔡居诚在自言自语,而后看见蔡居诚疯了一样跑走了,他一时没注意到就被人群冲散了。
           待他找到蔡居诚时,蔡居诚就蜷在河畔石阶的角落被冻睡着了,一直在哭,口中还一直说着什么“星星”、“天轨”……
            他心揪着疼,却也不敢吵醒他。
            他将蔡居诚轻轻抱在怀里,运气为他取暖,将他带回了点香阁的房间,换了他一身衣服,把他放入被窝自己也钻了进去依旧为他取暖。
             蔡居诚似乎做了什么梦,开始笑,往他怀里钻,冰凉的脚碰上了他的脚,似乎是觉得很温暖舒服又向他靠了靠。
             萧疏寒不禁笑了,抚着他的背吻上他的额头。
             “天璇……”
              萧疏寒听到身子一僵,心口那个位置跳的愈发剧烈。
            
           “为什么不告诉我……”
            
             ……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不告诉他。
          可是告诉他什么?
          告诉他他爱上了自己一手带到大的徒儿吗?
         他怕。
         他怕他知道后会离开他。
         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蠢。
         可以说蔡居诚落到这个下场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因为朝堂上那位,他不能把蔡居诚接回武当,他要保护好他。
                “我怕你离开……”
               
                “居诚……都是师父的错。”
             
              “师父挺没用的……你怨师父吧……”
              
             “居诚……你好好的师父就放心了。”
          
         他吻上了蔡居诚的唇。
         金顶上的星星很冷,哪颗都不是他的。
         蔡居诚才是他心底唯一的那颗。
          他有的只有蔡居诚这颗。
          现在他亲手把这颗星星抛下了金顶,想拣也拣不回来了。
           
           “居诚……金顶上只有一颗天璇。”

           ……
           
           次日早晨蔡居诚醒过来,第一眼便看见了桌子上有一盏花灯。
          
          是那盏绘了鹤的花灯。
        
          他儿时萧疏寒亲手绘的花灯。

纷繁一生,不曾目送【第二章】

        夏尧是在元和三年大雪那日被徐白青的爹在村子后不远的一条山沟里时捡到的,那个时候天寒地冻的,夏尧穿只着一身绣了暗纹的丝帛中衣,外面披着单薄却昂贵的红底织金蟒纹外袍,满身是血昏死在雪地里。
          徐爹把他抱回家的时候,他脸都被冻成了紫色,披头散发的也看不出他的模样。徐白青看着那般模样的夏尧,心里觉得很是同情,而他娘还怪他爹捡了个消耗口粮的东西回来真是吃饱了撑的。徐白青冷眼看了他娘一眼,转身出了门在雪道上跑了半个时辰中途摔了几次才到了桥安村邻着的宋家庄找来了宋大夫给夏尧看了伤还抓了药。
          “这位怕是个能引起祸患的,你们得注意着点儿……”那宋大夫出他家门的时候如是说道,这让他娘更加不得安心了。
           徐白青不知为何,心里有了从未有过的固执,非要把夏尧留下来。
           他亲自给夏尧洗了身子抹了药换了他过去穿小的衣服,当给夏尧把脸擦干净后,他愣住了神。
            世间竟有这般好看的人,比来村子里唱戏的花旦还好看。
            彼时,一眼,便让他动了心弦。
            夏尧醒过来时就和一只受惊的幼鹿般什么话也不说,只要有人靠近就发抖,徐白青没办法只好每天给他送饭的时候引导他说些话,但夏尧艰难地咽着碗里的糙米粥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徐白青他爹看夏尧这样不住叹气,而他娘不时骂几句却也不敢当着徐白青面儿。
             一日夏尧吃饭吃到一半摸了摸脖子,突然和发疯了一样摔了碗,尖声喊道:“玉……我的玉……玉……”
            夏尧双眼通红,满脸眼泪,很是撕心裂肺,徐白青被吓到了,同时心里也莫名疼了起来,将他抱住不让他掉到床下去。
             而后徐白青猛然想到给他换药时将他脖子上戴的那块阴阳盘龙合玉给取下来了忘了给他带上去,他立刻从被褥底下将玉拿了出来安抚他:“玉在这儿,不怕,玉在这儿,没被人拿去。”
              看见了玉,夏尧才渐渐安静下来,却依旧是哭,徐白青把他拥在怀里生疏地拍着他的背,尽量压低声音道:“没事了,别哭了,没事了……”
            夏尧在他怀里没有反抗,他瞬间觉得心里柔了几分,莫名有些欣喜。于是等着夏尧不哭了后,低着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告诉我好吗?”
             夏尧沉默了半响,抬头直视着他,一双桃花眼水雾弥漫,眼波轻荡,徐白青心不禁跳漏了一拍,却不表现出来。
              “……我听见夏尧……有人叫夏尧……”夏尧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但是他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声音,似乎是他受伤前有人喊过,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他名字。
               “夏尧……那就叫夏尧。”徐白青点了点头,不可置否的语气似乎他确定夏尧就是怀里人儿的名字。
                “好。”夏尧低下头不再看他,短短应了一声,而后只是闭上眼睡了过去。
           那一下午徐白青抱着夏尧动也不敢动,就好像他会瞬间消散般。徐白青觉得很不真实,可是他莫名的就想带在这不真实里,他想自己怕不是疯了。
            夏尧在元和四年的春天可以下床了,他就和个孩子一样……不,一般的乡下孩子都比他有用,他就是个什么也不会做的瓷娃娃,对生活一无所知。
             芒种时徐白青他爹教他耕地播种,可是半个时辰没到,夏尧的手就磨破了皮血淋淋的,徐白青很是心疼就不要他做了,带了他回家给他手抹了药,让他在家里呆着,而他娘又要骂人了。
              “你就和我学织布缝衣!我家养不起‘千金小姐’!”徐白青他娘不敢骂夏尧,只能将一堆粗布送到他面前,手把手教起了他缝制衣服。
              这一天天教下去,夏尧指尖多了很多针眼,儿徐白青他娘却也觉得夏尧看着顺眼多了,再过段时日,俨然把他当成了自己家闺女。然而徐白青每夜回家捧起夏尧的手看着都要心疼一阵儿,他娘气笑了:“小混子,怎么没见你那么疼你娘,你是要让小尧给你做老婆!”
           夏尧第做好的一件衣服就是给徐白青穿的,徐白青喜了半个月,硬是舍不得穿,夏尧第一次觉得徐白青有点傻。
           夏尧识字,徐白青知道后每次上镇里赶集,都会给他带一本书,什么《老子》、《孟子》他都不懂,但他每回给店主说:“要读书人看的书,还是那种长的好看的读书人看的!”
           店主莫名其妙了之后想着这‘好看之人’许就是“衣冠君子”,就把这些典籍卖给他了,偶尔也会卖他一本才子诗集。
            徐白青特别喜欢在傍晚做完农活的时候回家看夏尧读书。夏尧端端正正坐在门槛石条上,穿着徐白青给他买的长布衫,晚风吹过他身旁,拂起了他额头的碎发,夕阳映过他一侧的脸,他眼睫抖动着,嘴角微微扬着,整个人就像是在梦里才出现的仙人一样,脱俗不染凡尘。
              徐白青以为这样会持续一辈子,可是他爹摔下山崖不治身亡,娘心痛至极导致身心俱损也随他爹而去。一年之内,至亲全部没了,他在两人的坟前哭得全身抽搐,恨不得拿头去撞地把自己撞死。
              夏尧默默抱着徐白青不说话,他看着二老的坟头心里凉凉的,像是被塞入了一个大冰坨子,他哭不出来,可是他看到徐白青这般模样照样没有法子。
             那日徐白青狠狠抱住夏尧哭着,末了,肿着两眼睛,声音嘶哑道:“阿尧……我只有你了,你可别走了……”
             “好。”夏尧又短短回了他,在他怀里点了点头,眼神有些空洞。
             “阿尧……”
              “嗯。”
              烧的纸钱的烟味有些熏了,夏尧陪他在坟前坐了一天,听着他的心跳,看着天际流动的浮云,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后来徐家主事的长辈看不惯徐白青成天和夏尧腻在一起,就做主给夏尧做了屋让他分出去,徐白青死活不同意可是也没法子,只能和长辈协商把夏尧家做得更离他家近一些。长辈们自然同意了,其实他们也不想管,但是顾虑到徐家徐白青他爹这一支的血脉延续只好这样了。
             离开了徐白青的夏尧养不活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所措地站在自己家院中看着东边的天空,徐白青当夜就跑到夏尧家给他做饭铺床弄好一切家务,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又过了两年,夏尧才真正适应好所处的生活,然而依旧离开不了徐白青,就像徐白青离不开他。
             徐白青这几年的情愫缓结成了绳子,捆住了自己的心,他也有极限了。看着眼前的人,心里的狂热压抑不住,发疯了般想把夏尧捆在自己身边,一步不离。
             就在昨日,夏尧和他坐在田坝上看向对面山林,春风飘过,带来了几缕淡然的香气,夏尧笑着看着山林中野鸟飞出又飞回,偶尔吹走身边的蒲公英,像个孩子。
             徐白青看着他觉得心里像被猫挠,手不禁摸上了他的手背。夏尧转过头看向他,眼睛里装的都是春末的残阳以及他的模样。
              “阿尧……我们结尾契兄弟可好。”

纷繁一生,不曾目送 [第一章]

       桥安村的春天接近尾声了,气候却像是往年入夏般热。徐白青家后不远的山坡上开的几簇佛见笑也快败了,白色的花瓣儿落了一地,被太阳晒得都黄了,枝上未凋的都焉儿耷的,快把头垂到地上去了。
       徐白青傍晚在自家土砌墙围成的后院儿里的丝瓜架下赤着上身乘凉,手里抱着半个大西瓜边啃边看着坡上的花儿缓缓落下,眼神有点呆。
        过了一会,他将嘴里的西瓜子吐了一地,把西瓜皮丢在丝瓜藤下踩碎了扫点土给盖上,然后回了屋拿手巾抹了把脸,穿上了搭在床架子上的粗布衣,拿上镰刀簸箕出了门上了后山坡。
       后山坡上晚风徐徐吹来,一身汗的他被吹得打了个哆嗦。他朝西边儿看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是离他家不远的一家小院儿,院儿中有个人正在收自家洗了的旧被单儿,那人站在夕阳下影子拉的很长,许是刚洗完头发所以披着,及腰的墨发在风中微飘着。他家厨房的袅袅炊烟,似乎随着风飘向了他脸上,让他莫名感到了一阵子暖意。
        徐白青摇了摇头,转身仔细挑了几朵好看鲜活点儿的佛见笑割下,放到簸箕里然后回了家,洗了个手将灶房里木桌上的另外半个西瓜放到簸箕里,托着它揣上钥匙出了门,往刚刚那人家走去。
        徐白青站在门口,揉了揉鼻子,然后敲了几下木板门,大声对着院子里喊道:“夏尧给开门!” 
         院里头传出一声柔柔的应答,那声音就像夏天的大雨落到池塘里,很好听但是没有中气十足,不似一般男子的声音。
         “白青哥你来了……”门还没被完全打开,夏尧的话就像风一样飘了出来。
          “……哎……”夏尧看见徐白青手里的簸箕,顿住了。
         “那什么,今年气候热,刘叔家早瓜出来了,我去拿了个,吃不完就给你送了……这花儿后山坡上……我看你平时爱折腾花花草草的……收活计回家的时候就随便摘了几多……挺香的快开败了可惜……”徐白青耳尖有点红,低头看着矮他半个头的夏尧说道,语气有点心虚的感觉。
          夏尧轻轻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两个小月亮,接过了徐白青手里的簸箕,将他拉进了院子。
          “白青哥你饿了吧,我这里刚做了摊饼,你留这吃。”夏尧让他在院子里的竹案边坐下,给他倒了碗温茶。
           “……好,听你的。”徐白青点了点头 ,接过了夏尧手中的茶,两口喝完。看着夏尧走进了屋里,他突然觉得手心有点痒痒,是那种深入血肉的痒,抓不到的那种,他有点烦躁,拿手掌磨了磨桌腿。
           夏尧很快回来了,托着一个大菜盘,里头放了一个大陶碗和一个小木碗,装的都是红薯掺玉米碎粥,另外还有个装了几张摊饼的盘子。
           菜油的香味漫到徐白青的鼻腔,他干咽了一口,夏尧笑着把筷子递给他,他立刻夹了一块摊饼咬了一半走,金灿灿的菜油漫了出来,流到了他下巴上,看样子吃得甚是满足。
           夏尧也夹起一块小一点的,就着粥慢慢吃着。 
         “白青哥这还有一块儿,我肚子小吃不下你拿去吃。”夏尧将盘子推到徐白青碗边,徐白青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吃完饭夏尧正要收碗,徐白青立刻说道:“放下!”
           由于声音有点大,将夏尧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着徐白青,徐白青脸白了一阵儿,随后像是泄了气般柔声道:“我、我洗。”
            “……好。”夏尧愣了半晌,噗嗤笑了起来,任他收拾完和他一起进了屋。
            在灶房里,夏尧坐在小矮凳上,看着站在灶台前的徐白青洗碗,不禁笑出了声了。
            “……阿尧你怎么这么爱笑。”徐白青将碗摞好,灶台抹干净,转头看着夏尧说道。
            “白青哥不喜欢啊,那我以后不笑了。”夏尧收起了笑,然而一双桃花眼中依旧含有笑意。
             “不许!阿尧你得笑着才行……阿尧笑着……才好看。”徐白青走到夏尧跟前,将湿手在衣服上抹了抹,蹲了下来,情不自禁摸上了夏尧的眉尾。
              “……好,都听白青哥的。”说罢,夏尧又对着徐白青笑了起来。
              “阿尧你真好看……”徐白青看着他,目光失了神喃喃道。
              夏尧穿着一身素白的半旧长衫,半干的长发随意束在身后,削瘦的脸上五官清秀,特别是那双桃花眼异常漂亮,多了一般男子没有的阴柔。徐白青又开始烦躁了,看着夏尧这样瘦,他竟然懊恼自己刚才多吃了他一块饼。
                 “……阿尧,那个我同你昨天下午说的事……”突然徐白青有些局促不安,眼神飘向一边,耳尖又红了起来。
               夏尧微笑地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徐白青见他这样瞬间心冷了一半,手指离开了他的眉尾,皱起了眉头,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他别过头不去看夏尧,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忽的,他觉得手被握住了。他看向夏尧,夏尧眼中满是温柔,清澈眼中倒映的都是他一个人的影子。
            他心脏剧烈跳动,觉得喉咙干的紧。
               “都听白青哥的,我都听白青哥的。”
               面前的人如是说道,温柔的语气里夹杂着坚定,仿佛在许一生一世。

这里晨鹤

这里晨鹤,幸会。